tlula255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都市言情 » 春节群交

春节群交

去年春节后的几天,同事冯兵邀我出去游玩,并神秘兮兮地说:「把老婆也带上,玩点刺激的。」当时我也沒太多想,但根据冯兵这小子平时的作风,断定是要找老婆们的乐子。
玩就玩,你能玩的,当然我也能玩。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工作,也应该彻底放松一下,于是一口答应了。
准备一同去的还有东莞的一个刑警队的张队长,是个东北人,过去一起喝过几次酒,比较熟悉。再一个是我的同学许力志,带老婆从青岛来广东旅游,自然一起去了。
还有一个叫王大棒子的人,是冯兵的铁桿兄弟,与张队长也以兄弟相称。他真正叫什么我不知道,但大家喊他「大棒子」,好像就成了他的名字了。
这傢伙长得膀阔腰圆,满脸胡茬,脑袋熘光,活像个黑社会打手,说实话,我打心眼里不太喜欢他。
我们的目的地是广东有名的休闲胜地罗浮山。从东莞出发,至目的地约有百余公里,五对夫妻十人分成三辆车,我同学许力志夫妻坐我车,王大棒子夫妻坐冯兵的车,张队长开警车带着他老婆李媛。
我老婆小玉是中学老师,许力志的老婆赵茜是图书馆管理员,两人倒也甚投契,一路话题多多,但都是些清高淡雅的内容。我们下午二点多出发,五点多就到了罗浮山下。
虽说这罗浮山是一座名山,但此刻旅游季节旺季刚过,春节假期也已结束,又加上是傍晚,整个山峦显得阴森森、静悄悄的,山风吹来,涛声瑟瑟,真有一种仙山胜境的感觉。
车队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盘旋而上,行至半山腰,停在一栋绿树掩映的別墅前。藉着傍晚的天色,可以看见旁边一块石头上刻着「听风阁」几个大字,冯兵得意地对大家说:「这儿不错吧?我们要过一回神仙的日子。」
「这儿哪有什么玩啊?」一个娇滴滴的声音,原来是张队长的老婆李媛。
张队长有四十多岁了,比我们大十岁左右,但他一年前离婚了,又娶了这么个26岁如花似玉的江西女孩。
「咳,你看,这听风阁听风听雨,旁边还有一个酒店,有桑拿按摩,附近还有一个山海酒楼,吃喝玩乐的都有了,保证让你来了还想下次。」冯兵得意地说道。
顺着他的指向看去,大约50米开外的地方还有一栋五层高的楼房,像是酒店,倒是显得热鬧。
且说这座「听风阁」真是非同一般,坐落于万树丛中,显得优雅別緻。楼高四层,一楼是会客厅,摆着一圈沙发;二楼是娱乐室,棋牌、麻将台、吧台一应俱全;三楼有桑拿房及按摩床;四楼是几间卧室。
大家在一楼的会客厅稍事休息,冯兵打电话去山海酒楼订了餐。大家都拥到二楼玩。张队长自己要健身,先让我们玩牌。我老婆小玉是个正派人,从不玩牌打麻将,认为那是浪费时间,于是她坐一边看电视。
我们四个男人玩麻将,另外四个女人围观,于是麻将台上「噼哩啪啦」,叫声不断。大概玩了两个来钟,一阵门铃响起,原来是山海楼的人将酒菜送到。
呵,这一餐,山珍海味,分外丰富。除了酒楼送来的啤酒、红酒外,冯兵又拿出了他特意带来的一瓶黄酒,大声叫嚷:「还是来一杯养生提神的吧!」于是一人倒了一杯,「为了大家这快乐的时光,干一杯。」大家一饮而盡。
小玉平时滴酒不沾,但今天不愿扫大家的兴,再说今天确实也高兴,又加上冯兵死磨硬劝,她便也干了一杯。大家称兄道弟、唿嫂唤妹,推杯换盏,热热鬧鬧。
不一会,我觉得浑身燥热、血流奔涌,我勐然意识到,冯兵这小子带的那瓶酒必定做了手脚,估计是掺了春药,于是冷静下来,不再多喝。
再看其他几位,正在兴头上,几个女人也已兴起,频频举杯,唯有我的心肝小玉只是做做样子,沒有再多喝。
藉着这光景,我仔细打量着这几位女人,真是各有千秋。除了那年轻的李媛是个美人外,王大棒子的老婆约有三十来岁,估计比我们略大,依旧风姿迷人,一看就是个风骚多情的少妇,『真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』我暗想。
冯兵的老婆余靖平时端庄优雅,现在不知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春药的作用,也显得激情四射;我同学许力志的老婆是山东人,落落大方,但此刻也已醉眼朦胧。只有我的小玉,依旧保持上海女人特有的矜持、庄重,秀气迷人,虽然脸颊泛红,但显然头脑清醒。
再看几个男人,个个酒气沖天、色眼迷离、慾火丛生。
冯兵平日就是个多话之人,现在更是借酒装疯,讨口舌便宜。他端起一杯酒沖李媛叫道:「嫂子,多喝点酒,鼓足幹劲,今夜好大战。」
李媛说:「喝太多了,不行了。」
「今夜你不光是张哥的,也是我的。」冯兵故意逗他。
「你竟胡说!」李媛看似嗔怒。
冯兵站起来,走到李媛身后,一把抱住她脖子,一只手顺着胸口伸进内衣抓住她的一只奶子,然后就亲她的嘴。
冯兵的老婆余靖一看急了,叫道:「冯兵,你,你真醉了!」站起来就要去拉。张队长一把将她抱住,大声说道:「沒关系,都是自家兄弟,今天就放松点玩,不要太认真。」一边用手抓住余靖的两只奶子。
「真乱套了,別鬧了!」清醒的小玉在一旁嚷道。
「就要让小玉喝。」冯兵放开李媛,又找小玉的茬。
「我不理你!」小玉说。
「我要跟你喝交杯酒,」冯兵说道:「喝完今晚好做夫妻。」
「该打。」小玉说道:「当你老婆面都乱说。」
「她今天是阿平老婆了。」冯兵说完,又转向我,指着余靖说:「你摆平她吧!」
我头脑也有些发热,看着余靖端庄的面容、丰满的胸脯,心里痒痒的,便说道:「这可是你说的。」于是走过去将余靖抱过来,放在自己的腿上。余靖也沒有任何挣扎,因为我并沒有造次。
只见冯兵抱住小玉的脸,勐亲她的嘴,小玉挣扎着。这时张队长走到王大棒子老婆面前说:「我们也亲热亲热吧!」
王大棒子老婆于娜本身是个情种,半推半就顺势倒在张队长怀里,张队长趁弯腰抱她之际,一只手已伸进她裙底,只听见于娜一阵浪叫。
一阵打鬧过后,各归各位,继续狂饮,气氛愈加热烈,情绪逐渐高涨,男人们更加放肆,女人也不再严谨,连对大家都生疏的赵茜也放松了。
赵茜本是我和许力志的大学同学,自然她就坐在我的身边。起初还谈些正经话,但随着气氛的热烈,我藉机一边用言语挑逗她,一边装醉将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抚摸,她也并不拒绝,我甚至将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,她也沒有反抗。
酒足饭饱,大家继续开战,我老婆小玉仍去看电视,张队长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,也陪她一起看。
麻将桌上,气氛已经不严肃了,女人们交叉着坐在別人男人的腿上,帮助男人抓牌、理牌。冯兵抱着张队长的老婆李媛,一边把脸在李媛的胸脯上故意磨来蹭去,又解开李媛的衣扣,将两个丰满白嫩的奶子暴露在众目之下。
「哇!真迷人!」冯兵赞道。
只见王大棒子抱住冯兵的老婆余靖,发狂地亲嘴,余靖的裙子已经被捲到腰间,王大棒的一只手伸进她的三角裤内。
再看王大棒子的老婆,她面对面坐在许力志的腿上,许力志掀起她的上衣,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。
许力志的老婆赵茜坐在我的腿上,虽然看起来我们比较规矩,但下面,我坚挺的阴茎直挺挺地顶着她的阴部,如果不是穿着衣裤,我的阴茎早已插进她的阴道了,她不仅沒有躲避,还常常故意扭动腰肢,让我的阴茎越顶越紧。
我一边心猿意马地玩牌,一边望着沙发上的小玉。只见电视里出现一个女人口含一个男人的阴茎正在口交,小玉呆呆地看着,一动不动。
张队长慢慢将身体贴紧小玉,先是一只手搭在小玉的肩上,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,并从裙下慢慢向大腿根部滑去。小玉似乎颤抖了一下,身子向下滑去,双腿分开。
正在这时,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,大家勐然醒过神来,纷纷站起身,女人们各自看着自己丈夫的眼神。
冯兵抓起电话,听了一会,回答道:「好,二十分钟后来吧!」然后对大家说:「女人们都去楼上洗澡,然后有人来按摩,洗好后穿睡衣躺那儿,等着快活吧!兄弟们先在这儿继续玩。」
女人们一起摇晃着上了楼,然后冯兵神秘地对我们几个男人讲:「我们看热鬧。」
随着楼上「砰」的关门声,冯兵在电视机后面插上一根电缐,打开电视,三楼的情景在电视机内一览无遗。只见女人们脱光了衣服,进入一端的浴池,看着这几个楚楚动人的赤裸女人,我的性慾轰然勃发,『幹別人的老婆多有意思!』我暗自想。
洗完后,女人们各人穿上睡衣,分別躺在房间的几张按摩床上。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:「是不是真的醉了?」好像是赵茜的声音。
约摸过了几分钟,门铃响了,冯兵打开门,五个精壮的男人抱着衣物鱼贯而入。只见一个个身材结实、精壮,都留着板寸平头,显得格外精神。
「标准的激情按摩,就像你们天天陪富婆们玩的一样,盡情发挥,但不得越轨。」冯兵以命令的口吻说。
「是!老闆。」他们齐声回答。
电视里,五个男人进入了三楼的房间。
带头的说道:「大家好!我们很荣幸能为各位女士服务,请稍候。」几个人进了更衣室,换了宽松的工作衣。
出来后,带头的又说道:「今天是全身激情按摩,包括全身所有部位,你们清楚吧?我们严格按照程序服务,请各位女士放心。」
女人们沒有回答,于是五个男人一人分別走到一个床头,开始工作。按摩先从头部开始,先理顺头髮,再轻按额头、面颊、耳垂、颈部,慢慢按摩着,手法忽而轻盈温柔,忽而刚劲有力。电视中可以看到,女人们胸脯开始急促起伏,偶尔听到低沈的呻吟声。
头面部结束后,五个按摩师几乎同步动手解开女人们的衣扣,女人们几乎沒反应,只有小玉的手向胸前放了一下,像是要护住衣扣,但随即又滑了下去。
一眨眼,五个女人高耸的胸脯全部露出来了。按摩师先是轻捻乳头,再慢慢将手握住乳房,轻轻揉搓,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,好像已经不能自持了。
按摩师们继续向下按摩,双臂、肚脐、腰肢、小腹、大腿、小腿、脚部,很快按完了。这时,按摩师分別将女人们身体向下移一点,然后扒下她们的睡裤,将她们双腿分开,并将她们的双脚分別放到两侧的凳子上。五个雪白圆润的女人赤身裸体、四肢伸展,一团团光洁的阴毛下,阴部像一只只鲜嫩的雪蛤,估计是性兴奋所致,都高高耸起,暴露无遗。
这几位按摩师们自己也迅速脱光衣服,可以看到,一个个身板结实,个个两腿间挺着粗大的阴茎。我心里一惊,其他几位也呆呆的看着,一动不动。
只见按摩师们敏捷地上了床,双脚站在两侧凳子上,俯下身,让胸脯贴着女人的双乳,嘴巴轻吻女人双唇,而粗大的阴茎慢慢贴向女人的阴部,并不是竖着向里插,而是横着放上去,并慢慢上下抽动,使女人的阴唇向两边分开,将阴茎夹住。
按摩师的身体轻轻摇晃着,舌头在女人的嘴唇上轻吻,胸脯轻揉着女人的双乳,阴茎在女人的阴唇间上下抽动。随着不停的抽动,女人的双腿不断向两边分开,屁股也慢慢向上挺,并不停地扭动,明显希望让阴茎插入,但按摩师们巧妙地迴避着,继续抽动,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高,慢慢响成了一片。
按摩师抽动的频率逐渐加快,女人们有的开始嚎叫了,像是叫春的野猫。
我两眼紧盯着小玉,起初她还很安静,慢慢地,她双手抓住床边,拼命将阴部向上挺,她是想让阴茎插进去。
勐然间,于娜突然伸出手,抓住那个按摩师的阴茎就要往里插,按摩师连忙拨开她的手说道:「对不起,不可以动手动脚!」
这样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,女人显然已经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不停地扭动身躯。这时按摩师将女人们翻过身来,让她们趴在床上,用双手按她们的肩、背、腰,同时阴茎放在女人屁股沟间抽动,女人们已经不能自持了,屁股纷纷向上翘起,她们渴望着阴茎插入。
按摩师们动作娴熟地运动着,而他们身下女人,个个慾火奔涌,如即将爆发的火山,如果再得不到她们期望的东西,她们必将失控。
就在这时,按摩师慢慢停下来,全部翻身下床,收拾东西,走了。
冯兵说道:「好,轮到我们快乐了。」大家一窝蜂向楼上冲去,如饿狼扑向羊群。
来到楼上,冯兵急忙叫住大家:「別急,先欣赏欣赏。」
最外边的一个是于娜,冯兵扳开她的双腿,只见肥大的阴道口洞开着,冯兵用手捏了捏那厚厚的阴唇:「哇!真是带劲。」又用手握住她的乳房,俯身对她说:「下边是不是很痒,很想让人幹?」于娜直勾勾盯着他,不说话。
冯兵一把拉过许力志,推到于娜身边,说道:「这个交给你了。」然后一转身又扳开第二个女人的双腿,正是他自己老婆余靖。
冯兵用手捏了捏沾满淫液的阴唇,惊叹:「啊,老婆,我从来沒见过你的屄这么鲜美,让大棒哥先操你好不好?」
余靖语音不清地说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随你。」于是冯兵把王大棒推进她的两脚间。
第三个是许力志的老婆赵茜。由于兴奋得充了血,她的阴唇白里泛红,洞口微张。冯兵兴奋地说道:「真是天生一个仙人洞。」说着掏出他高耸的阴茎,放在赵茜的眼前:「要不要这个放进你阴洞里?」赵茜一把抓住他的阴茎,忙说:「快……」
只见女人们像发情的母狗,失去了理智。
这时,张队长抢先来到我老婆小玉的床边,只见小玉阴部淫水涟涟,随着急促的唿吸,洞口微微一张一合。张队长把一只手放在小玉的阴部轻轻揉搓,并俯身对她说:「玉妹,大哥让你享受好吧?」
小玉张开嘴唇迎接他,算是回答。
张队长瞬间脱光了衣服,先将小玉托起,将小玉纤细的身体紧贴他的胸脯,他的胸部将小玉两只鼓涨的乳房挤得变了形,先是拼命吮吸小玉微伸的舌头,又吸她的双乳,慢慢将她放在床上,分开双腿,然后端起他那粗大的阴茎……
我正眼定定地盯着他那根巨棒进入我老婆阴道的一刻,沒想他并沒有立即捅入,而是将龟头放入小玉的阴唇间,然后用手晃动阴茎,上下挑动,搞得小玉杀猪似地叫:「还这样搞,快进去啦!」
只见她屁股突然一用力,「滋」的一声,张队长的阴茎已深深地插了进去。小玉已经疯了,勐地用双手扳住张队长的肩膀,坐起身,上下勐烈坐动,动作十分夸张。
夫妻几年来,我们也激情不断,但从未见过小玉如此疯狂,她彷彿恨不得将张队长的整支阴茎,不,是整个身体,完全吸入她的体内。
彷彿是下意识地,我来到张队长老婆李媛身边,先吸她的舌头,她的舌头拼命向外伸,让我深深地含在口中;我又吮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坚挺;我再用舌头插入她的阴道上下舔动,她阴道中的淫水不停往外流,床单都湿了一大片。
我掏出那坚挺已久的阴茎,对准她的阴道,用力一挺,深深插入其中。我感觉她的阴道很湿滑,不住地收缩,屁股不停地扭动,紧紧地向我阴部顶住,整支阴茎连根部都插入其中。
与此同时,冯兵与赵茜也在肉搏,一会儿冯兵将阴茎插入赵茜的阴道,一会又插入她的嘴里;许力志正用双手将于娜的阴唇分开,舌头拼命向深处插,于娜也口含许力志的阴茎,疯狂抽插;王大棒用手揉着余靖的阴蒂,然后,掏出阴茎插了进去,只听余靖一声尖叫,像是晕了过去,张开双腿,任王大棒抽动。
过了一会,不知谁说了声:「换个位!」于是男人们都将阴茎拔出来,挪动位置,换了一个女人。
我总是关注着我的小玉,这次是王大棒操她,当王大棒端着阴茎对着小玉的阴道准备插入时,我不由惊呆了,难怪刚才插余靖时她惊叫,王大棒的阴茎简直大得吓人,比我的至少粗一倍。
只见王大棒用手分开小玉的阴唇,龟头先对准阴道,接着用力挺入,显然,插入是比较费力的,尽管被我的阴茎插入过千百次,但小玉的阴道显然很紧窄。
在王大棒不断挺入的过程中,小玉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,随着王大棒深深地插入其中,小玉已经魂不附体了,淫水混着尿液随着抽插不断涌出。
现在我轮到幹我同学的老婆赵茜了,我这位当年的大学的同学,那时连想都不敢想,如今已骑于胯下,发情地迎接着我。我用手端着那根沾满李媛淫液的阴茎,用力捅入赵茜的阴道,恍惚间已感觉真魂出窍,如入仙境了。
如此一次一次的更换,已经不知几个循环了,男人们个个激情澎湃,不断品味一个个新鲜的女人,或侧体、或斜插,或轻撩、或勐攻,而女人的阴道或丰腴肥大,或纤薄紧绷,乳房有的硕大无比,有的又小巧坚硬。即使是幹我的爱妻小玉,今天的感觉也格外美妙,而幹別人的老婆又觉得更加刺激。
我浑身热流激盪,忽然间恍如茅塞顿开、江河决堤,一洩千里,一股激情不能抑制,从阴茎喷薄而出,射入了女人的阴道。当血压回稳,激情已过,定住神才看清,原来这股激流射入了冯兵老婆余靖的阴道。
我终于败下阵来,坐在一旁,神情煳涂地看着他们继续轮战。余靖也长长出了一口气,可她这口气还沒出完,张队长的傢伙又插了进去,于是她立即又疯狂起来。
他们继续走马灯似地搏斗,将阴茎从一个女人的阴道里拔出,又送入另一个女人的口中,一个个随着尖叫声射出精液。
我已分不清谁射谁了,只记得王大棒是最后一个下来的,他最后花大量的精力幹我的小玉,小玉一定已经失去了知觉,王大棒粗大的阴茎把小玉的阴道撑得紧紧的,几乎要撕开了。
最后王大棒一声吼叫,将阴茎紧紧顶入小玉的腹内,随着一阵剧烈的抖动,他射精了,射了好久。当他从小玉体内抽出疲软的阴茎时,我看见一股激流从小玉的体内涌出……
倦极而眠,大家都睡去了。
第二天醒来,已近中午。女人们都已洗漱完毕、穿戴整齐,男人们也很快起来了。洗毕穿好,叫了不知是早餐还是午餐的饭。
大家都飢肠碌碌,坐在桌子边等待,一个个都不说话,彷彿什么事也沒发生过。看看女人,一个个端庄的端庄、矜持的矜持,俨然都是良家妇女。
这时冯兵先发话了,「小玉,你说谁幹得你最舒服?」他问小玉。
小玉突然脸涨得通红,低头不语。
见有些难堪,冯兵又转向自己的老婆:「老婆,你觉得谁最棒?」
「你们这么多人轮流着幹,真缺德,我早就被幹晕了。」余靖支吾道。
「咳,真是。」冯兵站起身,来到小玉跟前说:「我再让你体验一下。」说着就弯腰脱掉小玉的裙子、内裤。
小玉一边眼盯着我,一边配合着动作,他们俩脱得精光,小玉坐在凳子上,冯兵弯下身去幹,冯兵老婆余靖看冯兵不得力,就帮忙用手扶着冯兵的阴茎,对准小玉的阴道口,让他直插进去。
冯兵勐列抽动几下,一阵抖动,射了,精液顺着凳子流到地上。
「你这是点眼药水啊?」小玉放开了,说道。
「就是。还是我来吧!」这时王大棒站起来说道。
他把小玉平放到桌子上,又对他老婆说:「拿个枕头埝在她屁股下面,別让精液流出来浪费了。」
于娜顺手从沙发上抄起一个靠背递给他说:「你不能插深点,直接射进子宫里么?」
「那要看小玉能不能配合了。」王大棒说道。
「直接射到子宫里?!」冯兵惊讶地问。
「是呀!只有他才有这本事,我常领教呢!」于娜不无得意地说。
「盡力吧!」王大棒说道。
王大棒脱光衣服,将小玉抱起来紧贴着他的身体,然后用力亲小玉的嘴,可怜的小玉,在王大棒钢筋铁骨般的怀里就像一只温柔的羔羊,任凭王大棒玩弄。
过一会,王大棒见小玉浑身发软,就将她放到桌上,用双手揉搓她的奶子,尽管小玉的奶子丰满、坚挺,但在王大棒的大手掌里,显得是那样柔弱。
大家众目睽睽盯着小玉,不一会,小玉的阴部开始湿润,一股清流从体内流出,阴道轻微张开。
「像小玉这么秀气、纤细的女孩,必须热透了、放开了,才能放得下我这家伙。而且操起来时舒服到极点,不然反而很痛苦。」王大棒老练地说道。
他端起阴茎,将龟头放在小玉的阴唇间,上下滑动了几下并沒有插入,只是在阴唇间挑逗。他每挑动一下,小玉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一下,两条腿也更加使劲地分开,阴唇也迅速变得饱满,并充满了血丝,阴道口慢慢张大,望上去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嘴。
王大棒将阴茎向洞内轻轻试了一下,好像感觉可以了,就坚定地向里插入。
仔细观看王大棒那粗大的傢伙,真让人惊呆了,光粗不说,上面一根根青筋暴凸,显得格外坚硬有力。随着王大棒向深处插入,小玉浑身一激灵抖动一下,双腿使劲向两边分开,迎接这根粗大的阴茎向更深处插入。
王大棒不断地插入、抽出,显得越来越规律。于娜站起身,双手握着小玉的双乳说道:「按我说的做,我说收缩,你就使劲收缩阴道口像是咬紧阴茎,并收缩小腹及里面的子宫;我说放松,就放松阴道及小腹,要有规律。好吧?!」
小玉微微点头,示意知道。
随着王大棒的插入、抽出,于娜不停地叫着「收缩,放松」,很快地,小玉便配合得节奏很完美,两人整个动作看起来都很协调。
于娜得意地说:「小玉,你真灵,就等着享受吧!」
王大棒不停地抽插,小玉不停地收放,大概进行了二、三百次,只见王大棒抽插得越来越急促,小玉收放得也越来越快,最后王大棒一声低沈的吼叫,将阴茎深深地插进小玉的腹中不动了,接着便看见他的阴部规律地抽搐,这是射精的频动,表示他这时正在我老婆的阴道里开始射精了。
只见小玉的阴部依然有规律地一收一放,王大棒一挺,她就一放;王大棒一缩,她就一收,如同喝水一般,将王大棒的精液盡收腹中。王大棒也盡显英雄本色,足足射了有二、三十下才射完。
随着王大棒射完最后一滴精液,小玉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,彷彿完成了一次艰巨的任务,并喃喃道:「我的天!」小玉像痴了一般。
「小玉太棒了,龟头顶在子宫口上,那一收一放的感觉太妙了!」王大棒贊叹道。说完他将小玉抱起来,放到凳子上坐好,对大家说:「怎么样,滴水不漏吧?」果然,小玉的阴部沒有一滴精液流出来。
大家都看呆了,张队长站起来说:「小玉,让我也试一次吧?」小玉贪婪地点了点头。
张队长如法炮制,他的阴茎沒有王大棒的粗,但很长,当他深深地顶进去射精时,小玉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无论如何这也是一场滴水不漏的战斗。
当张队长要扶小玉起身时,小玉望着我说:「老公,你也来幹一下吧,真的很舒服。」
我站起身,掏出我那中等尺寸的小弟。此刻看着这个我千幹百捅过的阴道,觉得它有点神圣。
当我在小玉体内抽插时,她那一收一放的动作,让我五腑皆爽、六魂出体,乐不可言。最后与其说是我规律的射精,不如说我的精液是被小玉规律的收放吸进去的。短短时间,小玉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。
吃完饭后,当冯兵问大家还有什么要求时,于娜率先提议,请那五个按摩师来。当冯兵徵询地环视大家,竟都得到同意的答覆。
冯兵打了电话去问按摩房的老闆,说这次要真枪实弹,绝地决战。
过了一会,冯兵面有难色地对大家说:「老闆说了,每人要八百元。」
余靖插口道:「八百就八百,要不然你们再上。」
大家一致说道:「好好好,八百就八百。」
至于她们与那五个按摩师的激战,我们已沒精力观看了。
大约过了三个小时,五个按摩师相继离开,又过了好一会还不见她们下来,大家上楼一看,五个女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,头髮蓬乱、面容疲惫,一个个脸上、嘴角、鼻孔、胸脯、肚皮、阴道口到处都沾满精液,一个个的床单上也都湿了一大块。
「操!看来他们是无孔不入。」冯兵说道。
「感觉怎么样?」冯兵问他老婆。
「像死过一回。」余靖懒慵地回答,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。
这次游玩后,大家都经常走动,到別的人家过夜。除了许力志家太远,无法去之外,我们四家经常串住或合住,而且不久我也发现,这四个女人也都变得滴水不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