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lulafb2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性爱强奸 » 女裝男子俱樂部

女裝男子俱樂部

第一次聽說女裝男子俱樂部的時,是在海哥的嘴巴?聽說的。



? ? 海哥是個雙性戀,男女通吃的,幾個朋友都是知道的。所以聽他說出來,也

沒有覺得特別突兀還是怎麽樣。



? ? 海哥還在滔滔不覺的講述著他那天晚上玩弄那個女裝男的情景。聽得我有些

無趣。



? ? 倒是有一兩個人聽得津津有味,問道:“那些個男的這麽夠味?比女人還騷?”



? ? 海哥得意一笑:“你不知道,騷得要死啊,特別是裙子下的JB,太有味道了。”



? ? 我找了個借口跟他們說我有事先走了。



? ? 他們也沒怎麽挽留。



? ? 離開包廂的時候他們的取笑聲還是被我聽到了。什麽早洩男,假男人,沒骨

氣什麽之類的。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們笑了。聽到了雖然很不爽,但我也沒

辦法反駁什麽。



? ? 我那方面的本事很差,被海哥他們笑也不是第一次了,所以對于他們討論這

些關于新酒吧啊什麽亂七八糟的內容我也不喜歡聽。



? ? 但想著他們討論我的時候那輕蔑的語氣,心理怎麽也不是滋味。



? ? 回家的路上,路過一間公園的時候,卻無意間在在路燈下發現了一個風騷妩

媚的,看上去有些落寞的女人?



? ? 出于好奇,我多打量了兩眼。



? ? 女人很高挑,而且尤其知道該如何表現出自己的妩媚,大概有165CM ,加上

6CM 的黑色高跟鞋,顯得身材更是纖細迷人。兩條豐腴而又白晰的大腿上套著一

層薄薄的黑色透明黑絲襪,配合上紫紅色的緊身吊帶裙,處處勾動男人心弦。



? ? 我看得不由得一陣熱火。



? ? 女人似乎也發現了我的目光,擡起頭看我,眨了眨眼,然後柔媚一笑。



? ? 那是一張豔麗十足的鵝蛋臉,描得淡淡的眉,露出一抹動人的妩媚。如同一

新婚的少婦,既還帶有少女時期的青春,也有二十多歲時最能勾動男人心魄的那

一絲妩媚。



? ? 發現到她在看我,我有些自卑的低下頭,急忙想走開。



? ? 因爲我有些早洩,很多時候跟女人面對面的時候總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自卑。



? ? 她卻拉住了我。



? ? “小弟弟,想不想和姐姐去玩玩一些遊戲?”她的聲音很是妩媚,妩媚中帶

有一絲沙啞,說不出的性感。



? ? 我一聽她的聲音就覺得有些奇怪,很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。



? ? 她笑咯咯的遞了一張名片給我。



? ? 我接過來一看,女裝男子俱樂部,潔兒。



? ? 我愣了愣,看他,問道:“你是男的?”



? ? 眼前這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,怎麽也不會把他跟男人這個詞語聯系在一起。



? ? 潔兒咯咯的笑了笑,“是男的呀,怎麽了?”



? ? 我說不出話了。



? ? 潔兒笑笑,也不勉強我,把名片塞到我包?,然後說:“覺得郁悶的時候來

找姐姐,我挺喜歡你的。放心,不收你錢,嘻~ ”



? ? 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。



? ? 回到家的時候我推開我女朋友小萱的房間門,發現她還沒回來,就打電話給

她,她很是不耐煩的說:“這幾天我都不回去了,跟老總在出差。”



? ? 聽了之後我也有些煩躁。



? ? 我女朋友是她總經理的情人,跟我在一起完全就是拿我在當擋箭牌。這是在

跟我交往了一段時間後才跟我說的,當時我很氣憤。質問她。



? ? 小萱聽了卻很不屑的笑,“就你那樣,又矮又窮,還早洩,你覺得不是像我

這樣,你能找到別的女朋友?”



? ? 後面氣頭過了,我很悲哀的發現,雖然小萱說的很難聽,但是卻是事實。而

且小萱在外人面前是給足我面子的,我也需要一個女朋友來幫我遮擋一下我那方

面的問題,索性也就將這個有名無實的男女關系保持了下來。



? ? 雖然是這樣,但是聽著自己的女朋友明著告訴我她在和別的男人鬼混,我心

?怎麽也有些不舒服。



? ? 煩躁的躺在床鋪上,卻是無意間翻到那張名片。



? ? 女裝男子俱樂部,潔兒的名片。



? ? 看著上面的電話號碼,我心一橫,播打了過去。



? ? 接通電話後潔兒咯咯笑了起來。



? ? 我有些尴尬,不知道該怎麽說。



? ? 她倒是直接,直接就問:“你家在哪?我過去吧。”



? ? 我把地址告訴她,沒多久,敲門聲就響了起來。



? ? 打開門的時候,看到潔兒那張很是嬌豔妩媚的臉蛋,不知道爲什麽,心?就

忽然跟貓抓一樣,癢癢的,我女朋友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,但是有些時候

我看到她連硬都硬不起來。



? ? 潔兒對我笑笑:“不請我進去?”



? ? 我尴尬的讓了一個身位,請她到了客廳沙發上坐下,然後打了一杯開水遞給

她。



? ? 潔兒嘻嘻笑著,“請我來就是請我喝水啊?”



? ? 我摸了摸鼻子,不說話。



? ? 潔兒好奇的打量了房間,發現了女友的衣物,笑著說,“請我來不怕你女朋

友吃醋?”



? ? 我有點不想回答這個問題。歎了口氣。潔兒也不追問。



? ? 我見氣氛有些尴尬,主動扯起了話題:“能跟我說說你們那個俱樂部麽?”



? ? 潔兒:“怎麽了?好奇?”



? ? “算是吧。”



? ? 潔兒妩媚一笑,卻是忽然抓過我的手,牽到他的裙子下。“就是這樣。”



? ? 隔著裙子蕾絲內褲,我清楚感覺到了潔兒軟卻粗大的傳來的溫度。



? ? 我被他這個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,想呵斥他,但身體卻莫名的湧出一股溫熱。



? ? 潔兒調皮的笑了笑,右手卻是很娴熟的解開了我的褲帶,翻出我的小DD,就

套弄起來。



? ? 潔兒的手端很是娴熟,套弄的手段很慢,力度也很輕柔,但我卻就是感覺我

興奮異常。



? ? 短短幾分鍾,我就一洩如注。



? ? 潔兒笑著說:“這麽快啊。”



? ? 我很是尴尬,但很是奇怪,明明是嘲笑的詞句,從潔兒嘴巴?說出來卻就是

讓我感覺不到難受,甚至,還有一些挑逗的味道。



? ? 出于好奇,我問潔兒:“你爲什麽會要想……這樣?”



? ? “怎麽樣?”



? ? “就是,穿女裝,打扮成女人,這樣。”



? ? 那個時候,我還不知道,我問的這一句話,居然,是我人生轉折點的,開始。



? ? 潔兒笑笑,“當女人很好啊。”



? ? 我問他:“有什麽好的?”



? ? “可以和男人撒嬌,可以穿漂亮衣服,還可以……享受和男人不同的持續長

時間的完美性愛,這樣爲什麽不好?”



? ? 我有些怪異,但也不知道該說什麽。



? ? 潔兒笑了笑,又伸出手去摸了摸我的,低聲說道:“既然你早洩,那試一試

一個玩法,怎麽樣?”



? ? 我奇怪道:“什麽玩法?”



? ? 潔兒神秘的笑了笑:“交給我就對了。”



? ? 我點點頭,既然都到現在這樣了,在裝矜持也沒什麽用。



? ? 潔兒笑了笑,“你先把衣服脫了吧。”



? ? 我脫幹淨後,潔兒又輕柔的套了套了我的雞吧,我隻是感覺很溫熱,但是卻

沒辦法硬起來。



? ? 潔兒轉過頭,從包包?掏出了一捆膠帶。



? ? 我奇怪道,“你想幹什麽。”



? ? 潔兒調皮的笑著:“你別管,交給我就對了。”



? ? 說著,用一個膠帶將我小弟弟的頭給綁了起來,然後將兩個睾丸往後一收,

收了腹部,用膠帶固定了起來。最後在把給收了進去,然後貼穩。



? ? 把我下體收拾的平坦得仿佛就跟女人一樣。



? ? 感覺很是奇怪。



? ? 我覺得我臉有些發燙,低聲問:“這樣幹什麽?”



? ? 潔兒笑笑,卻是把我摁在沙發上,然後自己緩緩站了起來,在我眼前跳起了

豔舞。



? ? 我忽然感覺下體一陣熱流冒了出來,但由于雞吧被抑制住了,沒有辦法硬起

來,那股無法發洩的情欲立刻就從下體蔓延到全身,直沖腦海,那種感覺,比平

時硬的時候,要強烈得很多。



? ? 潔兒挑逗的看了我一眼,將一隻黑絲襪高跟鞋的美腿翹了起來,一隻手放在

上面輕輕的撫摩。



? ? 我對黑絲和高跟鞋有著不一樣的偏好,平時自慰的時候也是喜歡在網上找這

樣的圖片來看。



? ? 這會兒有一雙這樣驚的美腿放在我的眼前,雖然我知道,這是一雙屬于男人

的美腿,但我還是下意識就想伸手去套自己的。



? ? 但是套到了一片平坦。



? ? 潔兒笑了笑,扶身到我跨下,伸出舌頭,淫穢的舔弄起我平坦的下體。



? ? 我腦子一下子就崩出了幾團熾熱的火焰,燒得我幾乎沒有辦法思考。



? ? 那蔓延到全身的熱流,幾乎就仿佛自慰時,即將要噴射出精液的感覺。那卻

要比那個快感強烈數倍,而且久久不停。



? ? 我還在失神間,潔兒有些冰涼的手卻已經撫摩上了我的菊花,食指,很突兀

就插進了我的屁眼。



? ? 我隻覺得身體?嗡的一聲響。



? ? 然後我知道,我射了。雖然我從頭到尾,都沒有硬起來,但是我射了。



? ? 一股熱熱的暖流從下體緩緩流出,那是精液,但我還沈浸在剛才那個說不出

的快感中,無法自拔。



? ? 潔兒笑笑:“很爽吧?”



? ? 我閉著眼睛,沒有回答。



? ? 見我不說話,潔兒又輕笑,“如果還刺激到了前列腺,那快感更加強烈。”



? ? 過了很久,我才緩緩回過神來,看著潔兒,有些不好意思。



? ? 當晚我們抱著一塊睡了,在屬于我和我女朋友小萱的床鋪上,我抱著一個不

像男人的男人睡了。



? ? 第二天送潔兒出門的時候,我還有一些不舍。自從早洩後,我已經很久沒嘗

試到這麽舒服的性愛了,沒有人的嘲笑,沒有人的鄙夷。



? ? 潔兒似乎發現了,輕輕的抱住我,在我耳朵邊低語:“沒關系的,隨時可以

打我電話。”



? ? 沈浸在這種詭異的依戀中的我,自然是沒有發現,潔兒,已經偷偷在我的飲

水罐子?,注射入了很多,不知名的藥物。



? ? 小萱和他的那個經理情人足足出差了兩周。



? ? 回到家的時候,臉上寫滿了滿足的潮紅,果然歡愉滿足後的女人就是嬌豔。



? ? 但奇怪的是,這一次我並沒有特別的不爽,甚至還有些無所謂的態度。



? ? 這兩周以來,我也沒有在去找潔兒,也沒去那間海哥一直在說的女裝男子俱

樂部。



? ? 隻是一直在家,工作,吃飯,休息。



? ? 偶爾也會想起那次和潔兒的溫情,我都會心?一顫,但我卻強烈的抑制住自

己不能在去找他,我怕我會這樣沈淪下去。



? ? 小萱把行李放下後,忽然很仔細的看了我一眼,說:“老公你最近有沒有發

現你皮膚白了好多?”



? ? “沒有吧?”我下意識的抓了抓臉。反駁道也沒注意到其實我潛意識?,聽

到這句話居然有些欣喜。



? ? 小萱也懶得理我,自顧自就走回房間睡了起來。



? ? 吃過晚飯後小萱又不知道跑去哪鬼混了,我一個人在房間?無聊的看著網站,

無意間點到了一個名爲女裝男子俱樂部的宣傳網業?,點進去一看,居然就是我

們城市?的那間俱樂部。



? ? 浏覽著上面介紹的,嬌媚迷人的,或是穿著性感制服短裙吊帶絲襪的男公主

們,我的心底又湧現出一股熱流,但我的小依舊是軟綿綿的這些女裝男都好漂亮

啊……我好想……



? ? 不知道爲什麽,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到了小萱之前換下的那雙黑絲上。



? ? 這個時候,我腦袋中冒出的想法,居然是把這一雙性感至及的大腿黑絲襪,

給穿上!?



? ? 我到底是在想些什麽!!



? ? 我趕緊把網站關掉,然後走到衛生間?洗了好一通冷水。



? ? 然後蒙上被子,想快點睡過去。



? ? 但很壓抑的是,腦子中老是不停閃過潔兒,那些女裝絲襪男公關,還有那雙

似乎還帶著小萱體溫的黑絲襪。



? ? 我覺得我要瘋了。



? ? 終于,我克制不住心理那個讓我幾乎就要窒息了的詭異欲望,我拿起了那雙

小萱的絲襪,慢慢的穿上我的大腿,絲襪摩擦著我光滑的大腿肌膚,感覺……真

是舒服極了。



? ? 我又射了,剛剛套好絲襪,我的小弟弟就已經不可抑制的噴發了出來,還是

沒有硬,但是確實就是射了。



? ? 白白的精液噴射在黑絲的絲襪上,看著這樣變態的自己,我的混亂思緒卻無

法安靜下來。



? ? 終于,兩周後的我,再一次播打了,潔兒的電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