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anzz51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其它小说 » 极品女友

极品女友

已经有半个月沒下雨了,空气都使人有烧灼的感觉。涛出差出去快十天的时间裏,我一个人就过着两点式的生活,家裏----学校,学校----家裏。
上前年我从师专毕业,在父母的帮助下,我被分配到了这所幼儿院。这所幼儿院在师资和设施上可以说是全市最好的了,所以,市政府的小孩几乎全在这裏就学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使的我认识了大班学生娟子的表舅----涛。涛的父母都在市政府上班,他自己在当完兵后,本也是分配在市政府保卫科工作的,但他感觉这个工作沒有前途,就辞了公职,自己开了一个建材公司,有他父母的老关系的帮忙,生意也做的是有声有色。通过多半年的浪漫恋爱,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虽然我还是扎着马尾辨,可已经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。
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做游戏,和孩子们撒着欢的玩了三十分锺,虽然有空调,我还是感到身上汗汲汲的。因为早上接到涛的电话,说他下午就回来,所以在孩子们都离校后,我草草收拾了一下,就骑车回到了家裏。
回到家裏,涛还沒回来,我脱下粉色的衣裙,换上了白色的超短休閑裙。在学校,学校有要求,女老师的裙子必须长到膝盖,虽然也好,但我还是喜欢在家穿这种短的只盖住小屁屁的休閑服裙,一是感觉凉爽,二是涛喜欢我穿成这样。本是要洗澡的,可想到马上要做饭,就把已经穿了两天要在今天晚上洗的休閑裙套在了身上。  
“叮咚,叮咚”,正在洗菜的我,听到门铃声,就知道是涛回来了,连忙光着脚丫,跑去打开了房门,果然,站在房门前的是离开我已快十天,因为天热而脸上红红的涛。
  随着一声关门声响,我被涛紧紧的搂在了怀裏,耳边在响起他“老婆,想死你了。”的声音同时,我还感觉到他因激动而发出的粗粗的喘气声,脸上也感觉到他胡子微微的刺扎。我也掂起脚跟,将脸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,在他的搂抱中,声音颤抖的说到:“老公,我也想你。”。
  就象一阵风吹过,我飘了起来。在强壮的涛的怀裏,我横着飘出了门房,飘过了客厅,飘进了卧室,落在了软软的席梦思上,身体上盖着的是我的涛。两个人沒有一句话说起,在房中回响的只有我们的重重的唿吸声;两个人现在就做一件事,将对方紧紧的拥在自己怀裏。
  他急急唿出的气,喷在了我的脸上;他带有淡淡烟味的嘴唇,压在了我的口上。很有力量的舌头顶过来了,我张开嘴迎接着他的进入,还调动着自己的舌头,去感觉和他的摩擦。他的舌头就象他,大大的很有力量,而我的舌头就象我,小小的很是柔软。他的手盖在了我的胸上,虽然是爱惜的揉摸,可我还是感觉到那么的重沉,因为当兵出身的他,手是又厚又大,而我胸前的两个乳房,和他的手相比,虽然看不出小多少,可那耀眼的雪白,却显的是那么的柔弱。
  在他的揉摸,亲吻下,我瘫软了,我的手只能去轻抚他因激动而涨红的脸;在他的揉摸,亲吻下,我的乳房在急速的膨胀,透过白白的皮肤,就可以看到细细的血管,红红的乳头仿佛似昏昏梦中被摇摇推醒,由原来的软软塌扁,变的硬硬挺立;在他的揉摸,亲吻下,我就仿佛感到下体好似有蚂蚁在爬动,好痒好痒。我的眼睛和他似喷火的眼睛相对,我的嘴唇在他的嘴唇离开的每一瞬间,在急忙吸气的同时,还情不自禁的将喉中的呻吟急忙发出。
  也许是他看到我眼睛中的某种期待,也许是他我已经感觉到膨胀硬挺的下体已经不允许我们在这样缠绵,他放下了他身下的我,站了起来开始脱去他的衣服,我瘫瘫的躺着,看着他的体恤衫,他的长裤,他的短裤,一件件离开了对他身体的遮掩,一个强壮男人的肉体展现在了我的眼前,淡淡的棕色,鼓鼓的肌肉,特別是那从黑黑阴毛中挺出的粗大的肉棒,让我头脑一阵发晕,身体也似有无型的东西在枯紧,好渴望有被松开的愿望。
  涛说过给我脱衣服是他的一种享受,我也对他说过我喜欢让他给脱衣服,这样可以让他知道我是被他完完全全的占有,我给他的是一个完整的穿着嫁衣的女孩身体。当然,在我的心裏也想享受被他征服的整个过程。
  已经皱巴了的白色超短休閑裙被他剥去了,带花边的粉色胸罩被他解下了,上面绣着小兔子的粉色内裤,在我轻抬屁股后也被他脱下,我知道那什么已经沾满了我的分泌物,可他沒注意看就放在了旁边。这就是军人出身的他的习惯,直奔主题。
  他现在的主题就是我的两条白腿的交叉处,阴部。可能是我们都还年轻,可能是他受的教育比较传统,也可能是不知道的原因,我们从沒有口交之类的活动,每一次缠磨过后,我们就开始了下体的摩擦。虽然我有时因为好奇而想过口交之类的活动,可一是他沒做和要求,我也不好意思提出来,二是就他的一阵揉摸,我已经就急不可待了,要是再那样做,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疯掉,毕竟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有几十年,慢慢体味也是好事。
  他的体重是170多,我才刚过100斤,他可能是怕压着我,也可能是想做着有力,所以,他喜欢让我躺着,他站着做。
  躺着的我被他拉到了床边,他粗壮有力的大手,分別将我的小腿抓住,向两边分开。我不是很浓的阴毛,我红红的带褶的阴唇,现在已经“洪水泛漤”的生殖器就这样展现在了他的眼前。我微闭着眼睛,停止了呻吟,深深的吸着空气,就好象马上就要离开这世界,贪婪的唿吸着,因为我不知道在他男性的沖撞下,我会不会幸福的虚脱死去。
  他的肉棒顶过来了,前面的大头在我的阴唇上轻轻的摩擦,我的手紧紧的抓住床单。他的下体用力一顶,我的肉洞在瞬间就被涨满,因为他的肉棒太长,一下顶到了我的花心,我不由的抬起了上身,嘴裏发出一声好似哭声的“啊-----”。他的肉棒在我的洞裏做了短暂的停留后,就开始了抽出,插进,插进,抽出。他健壮的腰部用力的前后活动,我揉软的肉洞,在感受着他肉棒的进进出出,几分锺不到,在他圆大的龟头刮摸下,我就听到我们下体的沖撞水声,我的阴道中一阵阵不明的电波,发散向我的全身,我不由自住的,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着,一声高过一声,刚才那种紧箍的感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肉体膨胀的感觉,是身体已经飘飘欲仙的感觉。我用最后一点力量,把白腿盡力分开,迎接着涛的肉棒的越来越快的进入。我松开了抓紧床单的手,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摸撮,“啊------ -!”,好似一阵洪波袭来,我失去了知觉--------我被插晕了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阴道的感觉又让我醒了过来,我朝涛看去,他微笑着看着我,腰部象机诫一样还是再有力的前后运动,看着他满脸的汗珠,我作了个可怜的脸样对着他,不想他加大了力量,还笑着张开了嘴,我赶紧躺下,用双手盖住了自己的脸,因为我不敢逗他了,因为洪波又来了,因为在双手下,我有些齿牙咧嘴了。一阵旋晕,我又失去了知觉。我仿佛到了云间,飘飘着。
  阴道深处的一热,脸上的刺扎感,让我又回到了现实中,醒来时我又在涛的怀了,我撇着他说:“你好坏呀,刚才人家都被你搞死了。”,他只是傻傻的微笑,好象连眼珠都在笑,在他又摸我乳房的时候,我轻轻打了他手一下,苦笑状说:“你不心痛人家,不许摸。”。
  他爬在我身边,手摸着我的乳房,我懒懒的躺着。不知道是谁的肚子,发出了“咕咕”的两声,他说到:“你饿了吧?”,我说:“我才沒有,是你的肚子在叫吧。”,“你躺着,我去做饭。”,我边说着,边抬起酸软的身子,看看我的下身,阴毛沾沾的贴在肚皮上,红红的阴唇上满是白白的液体,顺着屁股流了一床单,我边用我的小内裤擦着我的阴部,边对着他说:“你看,都是你,害的我还得洗半晚上。”,“我洗好吧?”他笑着说道,“你洗?你洗了我还得洗二道。”,我笑着反击着他。因为液体太多是擦不幹净了,在准备去洗澡前,我得给他收拾一下,他黑红的肉棒软软的塌倒在阴毛上,亮亮的发着光,我用手拿起,轻轻的抚摸,感觉怪怪的,可很好玩,我摸着,擦着,看着它,想着刚才它给我的美妙感觉,真是越看越爱,它真是我的好宝贝,看着想着,鬼使神差的我竟然伏下身去,学着黄片的样子,亲了起来,才亲了几下,肉棒一下就挺立了,我突然感到一双手在我的肩膀一搬,我一下就躺倒在床上,紧接着就看到身上的涛眼睛裏又有了火光,我失声叫道:“妈呀--------